欢迎进入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本站搜索:
当地新闻 | 外媒新闻 | 独秀时评
经济纵横 | 聚焦三农 | 数字报纸
信息公告 | 人才招聘 | 历史人物
热点专题 | 国际国内 | 文娱体育
您的位置:袁州新闻网 > 部门动态 >
*ST飞马“折翼” 数十亿资金蹊跷流向供应商
来源: 时间:2019-08-08 12:00 作者:admin666

  *ST飞马似折翼般坠落崖底,一场精心包装的骗局终于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刻。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由上年同期的近12亿元降至不足亿元。随着股价不断创新低,实控人因为质押、两融等原因带来的强平盘不断涌现。股价回天乏力,而实控人黄壮勉疑似“跑路”,上市公司高管则纷纷离职。目前,*ST飞马已被证监会以涉嫌信披违规为由立案调查,深交所和深圳证监局重点关注其上百亿元预付款和应收账款的真实性。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ST飞马将86亿元预付款支付给五家供应商,而这些企业背后却是迷雾重重。上述企业均与*ST飞马及实控人关系密切。除了支付预付款,上市公司还“慷慨”为对方提供贷款担保;随后,引火烧身卷入大量诉讼。长期关注*ST飞马的资本人士杨进(化名)直言,*ST飞马与相关贸易公司具有紧密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特点。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疑点的数家贸易公司,*ST飞马方面未正面回应是否系公司供应商,仅称已在定期报告及相关公告予以披露相关事项,并称与上述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关系,亦未发现与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ST飞马所处的供应链行业近年来问题频现,相关上市公司利用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挪用资金逐渐成为一条新路径。监管机构已经察觉这一动向,并给予高度重视。银保监会近日向各大银行、保险机构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特别强调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

  神秘的预付款对象

  *ST飞马实控人是否存在挪用资金问题引发关注。2019年5月17日和18日,*ST飞马接连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和深圳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主要关注*ST飞马年报中披露的共计125.02亿元预付账款、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真实性、可收回性以及对其计提坏账准备的合理性。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ST飞马一笔大额预付款支付给一家上海贸易公司,而两家公司频繁被连带提起诉讼,让这笔交易显得不同寻常。

  *ST飞马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预付款金额为87.73亿元,占公司净资产比例为440.12%;年审会计师无法对公司与贸易执行相关且长期未结算的预付款项的业务性质及回收的可能性发表意见。就前五大供应商及公司对其预付账款具体余额等问题,*ST飞马6月4日回复问询函时称,公司向五家公司合计预付85.77亿元,占全部预付款的97.76%。其中,上海****实业有限公司形成的预付款为60.99亿元。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该上海公司全名为上海长然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长然”)。对此,*ST飞马方面未回应上海长然是否系预付款第一位供应商,仅称已在定期报告及相关公告予以披露。

  上海长然成立于2011年1月,是一家有色金属贸易企业。招聘平台公司资料显示,上海长然主要经营电解铜、锌锭、铝锭等大宗商品的国内和进出口贸易,与铜冶炼厂、铜材生产厂家和贸易商有着广泛的合作。经销产品(包括贵冶、金川高纯、铜冠牌等)辐射华东、华北和华南地区。

  上海长然背后有什么蹊跷?中国证券报记者追溯上海长然注册历史发现,公司注册初始,深圳市合科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合科”)与深圳市合拓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合拓”)各出资250万元,孙志庆出资500万元。2014年3月,该公司注册资本金由1000万元升至6000万元。其中,深圳合科与深圳合拓各自出资1500万元,孙志庆出资3000万元,业务范围增加了金银制品的销售。调查发现,深圳合拓的监事为蔡斌;而蔡斌控制的芦溪县银河镇天柱岗煤矿曾是*ST飞马的供应商。*ST飞马2010年半年报披露,该煤矿欠款8820万元。

  2014年11月,*ST飞马在定增公告中披露过与上海长然的合作。公司称,从2009年开始从事煤炭供应链服务,2011年开始从事有色金属的供应链服务。公司有色金属供应链服务主要利用公司在国外有关金属交易所及国内所拥有的资源及信息优势,集合国内厂商需求,现场点价交易并在相关监管仓现场交货,主要满足下游客户原料渠道及采购需求。公司上游客户主要有上海长然、嘉能可等国内外大型供应商。

  深圳合拓与深圳合科分别在2015年1月和2016年7月退出上海长然。工商注册资料显示,目前孙志庆持有上海长然51%股权,李健持股49%。这两人名下公司较少,且无相关公开信息。

  招聘平台公司资料显示,上海长然在香港有一家全资控股公司——香港汇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进出口贸易。中国证券报记者从香港公司注册处检索仅发现名为汇荣国际贸易(香港)有限公司(简称“汇荣国际”)。汇荣国际注册于2013年12月,该公司仅有一位名为骆惠荣的董事,公司秘书为骆惠琴。依据两人身份证来看,均为陕西省宁强县人士,同于1992年生人。汇荣国际仅在2014年做过年审,后续再无更新。公司在2018年被除名,当年9月宣告解散。

  对于数十亿资金流入的上海长然,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赴上海实地探访发现,其注册地为虚拟地址,公司实际办公地位于上海市国权路43号财富国际广场银座2106室。上海长然仅在该栋写字楼租用了一间50平方米左右的办公室,室内装修普通,办公室可容纳大概十余人的规模。记者在门外观察,仅发现两名员工在工位办公。

  被指协助掏空上市公司

  *ST飞马与上海长然的关系非同寻常。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起诉上海长然、飞马投资、孙志庆、黄壮勉等。今年6月,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披露了广州市融资担保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与上海长然、*ST飞马、飞马投资、孙志庆、黄壮勉、洪琰以及国家能源集团江苏燃料有限公司担保追偿权纠纷一案。今年7月,杭州九鱼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借款合同纠纷起诉上海长然、*ST飞马、飞马投资、孙志庆、黄壮勉等。

  *ST飞马控股股东飞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还为上海长然提供担保。深圳证监局今年3月公布对*ST飞马控股股东飞马投资及实控人黄壮勉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指出飞马投资未披露对外提供担保事项。2018年1月至8月期间,飞马投资控股的东莞市飞马物流有限公司(简称“东莞飞马”)将其在东莞市黄江镇持有的5块土地资产作为抵押,为上海长然等4家公司提供合计19亿元的债务担保,占公司2017年末净资产42.9亿元的44.3%。

  耐人寻味的是,东莞飞马为上海长然提供担保后,股权关系随即发生变化。2018年8月16日,飞马投资完成对*ST飞马控股子公司东莞飞马增资扩股,*ST飞马对东莞飞马的持股比例由96%下降为39.62%,失去了对东莞飞马的控制权。

  *ST飞马及关联方对上海长然可谓是全方位支持。上海金融法院今年6月披露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2017年11月20日,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长然签订《综合授信额度合同》,约定授予上海长然1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并授予最高为9000万元的商业承兑汇票保证贴现额度。根据约定,上海长然在合同项下的所有债务均由飞马投资、孙志庆、黄壮勉作为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飞马投资股东会载明,飞马投资清晰地知晓并同意所担保的授信用途系为上游非关联企业采购电解铜。2018年6月5日,上海长然与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签订《汇票贴现合同》,上海长然申请贴现的汇票票面金额为9000万元,出票人与承兑人均为*ST飞马。

  上市公司“慷慨”支付近61亿元预付款,且频繁为供应商提供担保,市场人士对上述现象表示费解。长期关注*ST飞马的资本人士杨进(化名)直言,上海长然与黄壮勉及飞马投资具有紧密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特点。“*ST飞马预付给上海长然的61亿元款项,最终的流向很可能是黄壮勉本人。”

  *ST飞马方面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与上海长然不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关系,亦未发现与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关系。公司没有为上海长然提供担保、授信等金融支持。大股东为其提供的担保,主要是对公司以票据对上海长然支付业务款项所提供的担保。

  供应商存疑

  *ST飞马的另外几家供应商也存在疑点。根据*ST飞马披露,荆门市****商贸有限公司的预付款为11.72亿元,位列第二位,占全部预付款的13.36%;第三位的镇江********贸易有限公司预付款为7.32亿元,占全部预付款的8.34%;深圳市****贸易有限公司的预付款为2.86亿元,位列第五位,占全部预付款的3.25%。

  通过比对大量公开信息,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了上述三家企业的踪迹。荆门元通商贸有限公司(简称“荆门元通”)曾出现在公司2010年上半年的前五名欠款单位名单中,荆门元通以供应商身份欠*ST飞马6100万元。*ST飞马2013年半年报披露,镇江华商金恒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镇江华商金恒”)以2000万元的金额出现在其他应收款的第五位。镇江华商金恒的母公司为深圳市艾普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深圳艾普”)。巧合的是,深圳艾普在招聘平台中指出,与多家国内大型企业建立了良好的购销关系,其中就包括*ST飞马。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证实了荆门元通、镇江华商金恒、深圳艾普确系*ST飞马所披露的供应商。

  同时,相关诉讼让这层关系变得更清晰。2018年12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份企业借贷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其中,涉及江西赣江新区江铃鼎鑫网络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艾普、飞马投资、邹立欢、张坚卿、浦新苗、张慧娟、东莞市飞马物流有限公司的借款合同纠纷。今年6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该院受理了杭州九鱼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ST飞马、飞马投资、荆门元通、黄壮勉、彭彤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广州中院披露,广州市融资担保中心有限责任公司以担保追偿权纠纷为由起诉镇江华商金恒、*ST飞马、飞马投资及黄壮勉等人。该案将于今年9月开庭。

  随着大量诉讼接踵而至,相关挪用资金的路径被逐渐曝光。中国裁判文书网今年4月1日披露了的一宗判决显示快乐赚官网,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发银行深圳分行与*ST飞马及关联方的金融合同借款纠纷。2017年3月30日,广发银行深圳分行与*ST飞马签订《授信额度合同》,约定向其提供授信额度,授信额度最高限额为9.49亿元,授信额度敞口最高限额为3.49亿元;授信额度有效期自该合同生效之日起至2018年3月29日止。

  与银行签署协议的是*ST飞马,提现方却另有其人。2018年1月3日,飞马国际(*ST飞马)向广发银行深圳分行提交《银行承兑汇票申请书》,根据前述《授信额度合同》申请开立银行承兑汇票三张;收款人均为荆门市元通商贸有限公司,汇票金额分别为4500万元、4500万元、4700万元,共计1.37亿元;出票日期均为2018年1月3日,汇票到期日均为2018年9月28日。

  过程惊人的一致,上海长然、荆州元通、镇江华商金恒几家贸易公司以及*ST飞马、飞马控股及黄壮勉等一道被金融机构列为被告追索债务。杨进认为,这显示出*ST飞马及实控方与上海长然、荆州元通和镇江华商等所谓的供应商存在一致利益关系。如果黄壮勉和飞马控股正常偿还债务,上述诉讼就不会发生。而诉讼将“抽屉”里的事情抖落出来,相信黄壮勉挪用资金的路径会随着事件发酵逐渐明朗。

  针对上述三家供应商的身份问题,*ST飞马未正面回应,仅表示“公司涉及与上述公司的纠纷主要是票据保理纠纷。上述公司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及其他关系,也不存在相关利益安排。”

  监管机构高度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ST飞马是一家现代物流供应链服务商,业务涉及大宗货物国际采购、国际国内物流、企业整体供应链服务、专业交易市场建设和管理。公司收获了诸多荣誉,包括广东省大型骨干企业和深圳市重点物流企业。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作为行业重点企业,*ST飞马的“爆雷”其实并不意外。其身处的供应链行业潜藏了大量风险敞口,多家企业涉及通过虚假交易掏空相关上市公司资金。

  宁波东力2018年三季报显示,期内公司亏损31.92亿元,同比下降4796.91%。公司表示,净利润急剧下降主要系子公司年富供应链历年财务造假和经营亏损、计提巨额坏账准备所致。

  2017年初,宁波东力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年富供应链100%股权,交易对价为21.6亿元。年富供应链是深圳老牌供应链企业之一,为客户提供进出口报关、仓储、分拣、物流配送以及资金结算支持等服务。

  宁波东力后续披露,李文国及年富供应链高管团队涉嫌在与公司签订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通过多家海外关联企业,侵占公司资金,与客户串通,大肆进行财务造假,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款2亿元,诱骗公司为年富供应链担保15亿元,致使公司遭受重大经济损失。

  6月20日,博信股份、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罗静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众多机构和上市公司“中枪”。诺亚财富公告,公司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简称“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了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歌斐资产表示,已知的信息是此案件系精心策划、酝酿多年的诈骗案件。

  监管机构已经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银保监会近日向各大银行、保险机构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特别强调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上述《意见》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建立健全面向供应链金融全链条的风险控制体系,提高事前、事中、事后各个环节的风险管理针对性和有效性,确保资金流向实体经济;要加强对核心企业经营状况、核心企业与上下游链条企业交易情况的监控,分析供应链历史交易记录,加强对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和第三方数据等信息的跟踪管理;在开展供应链融资业务时,应对交易真实性和合理性进行尽职审核与专业判断。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魏京婷)


新闻排行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袁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