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本站搜索:
当地新闻 | 外媒新闻 | 独秀时评
经济纵横 | 聚焦三农 | 数字报纸
信息公告 | 人才招聘 | 历史人物
热点专题 | 国际国内 | 文娱体育
您的位置:袁州新闻网 > 部门动态 >
全筑股份陷“多难”困境
来源: 时间:2019-08-08 12:00 作者:admin666

  ■本报记者 郑馨悦

  7月31日,上海证监局对全筑股份董事长朱斌和总经理陈文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

  据悉,两人于2018 年10月份分多次质押所持有的大量公司股份给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时将质押事项告知公司,导致公司迟至2019年1月16日才披露上述股份质押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全筑股份于2019年7月1日公告披露,2017年5月31日,因未及时披露应收账款保理事项和未及时披露政府补助事项,全筑股份也收到过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措施。

  7月份以来,全筑股份发布了多个公告,包括《全筑股份未来三年(2019-2021年)股东回报规划》,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7.2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用于各类全装修工程项目等。

  据悉,全筑股份的订单再次增加,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期末累计已签约待实施合同金额133亿元,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新签合同较2018年同期上涨5.04%。

  现金流极度紧张、深度依赖大客户的全筑股份,得到了国盛海通的增资,订单也不停,却没有得到一些股东的认可,全筑的股东孙先生(化名)就告诉记者,无论全筑再如何宣传,他是再不会碰这个股票了。而这个警示函的发生,似乎也在孙先生的意料之中。

  “看不见前景,也没有办法相信(他们的话)。他们迟早要出事的。”孙先生表示,全筑面对的问题太多,而且公司似乎也不打算解决。

  不敢欠供应商

  此前,记者的一篇《全筑股份不缺订单却缺钱 大客户“依赖症”何以破解?》中指出,全筑头顶高悬巨额应收账款。2019年一季度全筑股份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53.7亿元,应收账款近40亿元,而全筑股份一季度收入仅仅为2.5亿元。

  但另一方面,全筑的应付账款也很高,其2018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高达39.62亿元,2019年一季度也有38.8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全筑的应付对象,对公司来说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证券日报》的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4月份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全筑股份的董秘李勇告诉股东,公司第一原则是绝不拖欠农民工工资,“因为挣钱不容易”,第二不能欠供应商,尤其是主材供应商,比如大客户指定的材料供应商,不给钱公司就不能进货,公司生产就得停摆。

  然而,仅仅4天后,媒体就曝出全筑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全筑装饰有限公司已经连续两年登上监管农民工工资支付问题“黑名单”。且公司赫然列于江苏省相关部门的《关于公布2019年春节网赚项目网前拖欠民工工资引发群体性事件被限制全市市场准入通报批评的企业和人员名单的通知》,事发地区于无锡地区。

  看起来,全筑股份真正不敢欠的,只有供应商的钱。

  对于此事,全筑股份证券投资部夏宇颖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表示,“我们股东大会上没有讨论非股东大会议题的内容,并且会后也没有接受任何股东或者媒体的采访,讨论过你说的问题。保证农民工合法收益是公司的一贯原则。”

  据了解,自2010年至今,全筑来自于其最大房企客户的收入均占到当年度收入的50%左右,而全筑股份与该地产客户签订项目时,合同对主材采购进行特别规定,项目主材需要从指定的该客户旗下公司进行采购。

  换言之,全筑的大客户和大供应商同出一脉,供应商的钱不能不付,客户的钱却未必能收回。在一定时期,全筑公司都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其客户公司却能赚得钵满瓢盆。

  全筑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该客户公司对全筑欠款24.3亿元,欠款年限为1年以内——5年以上。其母公司财务报表显示,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情况中,有12.69亿元的应收账款余额归属于该客户及其关联公司,年限是5年以上。审计人士认为,一般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收回的可能性极低。而全筑方面对股东透露,房地产公司在2018年下半年后,回款越发艰难,尤其是公司的主要客户。

  全筑股份陷入“多难”困境

  据了解,全筑股份于2015年3月份成功上市,2015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实际募资3.6亿元,2016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实际募资4.89亿元,但这并没有令公司拥有顺畅的现金流,甚至申请上市时的募资项目,几乎全部处于停摆状态。公司方面负责人直接对股东表示,“不要说长远发展,先解决生存问题吧。”

  2018年度下半年开始,房地产企业受环境影响,现金流较为紧张,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全筑的现金流开始承受莫大的压力。与之相对应的是,全筑在当年拿到了超过100亿元的大订单——在孙先生等人看来,这些订单,对于公司或许根本不是良药。2018年,全筑股份应收账款同比增长72.78%,应收票据同比增长300.66%,这些账款能否顺畅收回,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银河证券建筑行业分析师龙天光对记者表示,建筑工程公司议价权相对较低,房地产公司强势,必然将自身的风险传导到下游公司。

  可以预见的是,客户如果不愿意还款,全筑的应收会持续扩大。然而对于全筑股份这个建筑工程公司来说,这些订单也是其续命的根本,哪怕是毒药,也只能饮用下去。

  不能欠供应商的钱,客户那里却收不回钱,还不能随意停止订单,全筑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境地。而全筑选择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再发一轮可转债。公司甘愿沦为客户的提款机,完全接受了房产行业的风险转嫁。

  日前,《证券日报》记者参与了全筑股份的临时股东大会,一批批的媒体和投资人问询,让这家公司颇有“见怪不怪”的镇定,对于记者询问的现金流和公司的诸多问题,全筑股份的相关负责人只是表示,“这些公告上都有。”

  7月31日早上,对于公司发债券,夏宇颖对《证券日报》社记者邮件回复称,公司发行可转债,是正常的融资行为。公司正在积极准备申报,后续事项有待证监会的审核。

  据悉,全筑股份年中报告预计披露于8月31日,请关注《证券日报》后续报道。

(责任编辑:魏京婷)


新闻排行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袁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